如松:大潮退去

我在前面说过两个话题,第一,仕途已成危途;第二,高资产净值人群将在未来遭遇困境。

这两点都有很多人有疑问,第一是迷茫的性质;第二点是不相信者居多。今日就说说这两件事。

任何货币长期贬值的时代,都会形成贫富差距严重恶化的后果,在特色的社会会形成两种土豪,一种是大款性质的土豪,过去攀附权力致富,这部分人很多,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领域;第二种是隐形的土豪,看看老虎苍蝇们被抓之后的家产就很清楚。事实上,后者的财富总量远远超过前者,只不过这些人不敢暴露而已,被抓住的应该属于是少数。

如今,以个人的观点来看,失业的情形已经很严重,即便一些企业不准许辞退职工,但收入水平也不同程度的下滑,这在不发达地区已经很严重;即便一些发达地区也在降低工资和福利。大家要记得,随着货币不断贬值,维持基本生存所要求的基本收入水平已经大幅提升。比如:本人刚工作的时候(1986年,北京),100元左右的家庭收入,基本可以维持三口之家生活,今天哪?广州的三口之家月支出估计不少于七八千元,维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了,这种状况当然是物价上涨带来的。即便扣除生活水平提高的因素,涨幅也很可观。这种维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上涨的趋势还在继续,未来,如果央行不断救助那些“黑洞”省份(前天说过辽宁),这种上涨的趋势还会加速。当人们收入水平不断上升的时候,维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不断上升,给人们带来的压力就不是很大;可是,当失业增长、收入下降遇上基本生活成本不断上升的时候,困难人群的压力就会急剧加大。

此时,穷人的日子就会非常艰难,怒火就会不断累积,遇到一定的契机就会爆发,带来的是社会动荡和ZHENGQUAN不稳。

一方面,土豪肆意炫富,部分官吏阶层隐藏了巨额财富,另一方面,穷人的日子日趋艰难,就会不断闹事。如果你作为国家的管理者会怎么办?必须平复穷人的这种愤怒(因为这部分人的基数实在太大,影响社会的稳定甚至ZHENGQUAN的生存),平复的办法就只能是打击土豪和官吏,刚好,官吏的屁股基本都不干净,抓谁都是99.9%正确的,所以,在这样的时候仕途已成危途。当然,本人的这个圈子中也有很多官员,国家的事情也不是如松这小人物决定的,只是提醒各位罢了。你可能认为现在的反腐已经很严厉,但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反腐(或许还有其他原因,暂不讨论),比较简单,涉及面比较窄;未来,为了平复这种愤怒的时候,就不再是这么简单了,无论涉及面还是深度,都会扩大,而且和反腐无关。当然,这是个人的观点,仅供参考。

曾经的宏伟蓝图无法实现,曾经的承诺无法兑现,相反,却有很多人陷入贫困,总要给社会一个答复并转移穷人的怒气。高层和最底层都不能承担这个“责任”,再加上中间阶层本身也不干净,强拆、贪腐等事情干了不少,只能是勉为其难地“勇挑重担”了。

如松仅仅是提醒(自己也出身于这个阶层),无论有意伤害这个社会上的任何人、任何阶层的行为(使用土地财政伤害农民的行为就让人痛恨不已,贪腐更让全社会愤怒),本人都不赞成,平等、共赢才是一个社会的前途,

高资产净值人群将成为未来的痛苦人群,部分人在留言中表示不同意。实际上和上述的原理是一致的,也有平复社会愤怒的含义,但还有更深刻的含义,那就是财政总需要有一个主体来支撑。过去三十年,牺牲的是农民的利益,成就了财政,也成就了这些高资产净值的人群,这就是土地财政。如今,土地财政已经难以持续了(前面已经阐述过相关问题),您以为今天还会有别的选择吗?必须让这部分高资产净值人群承担更多的责任(谁让大家在过去成为受益者哪?),当然,文件上不会这么说,本质上这么做罢了。

好在无需争辩,立即就有了结果。据媒体报道:“日前,ZHENGZHI局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。会议指出,“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、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”。”

先说明一个前提,如果汇率跳水,意味着什么?估计每个人都懂得,不到绝路的时候,不可能让汇率跳水(不让汇率跳水不等于汇率就不会跳水),总要抵抗的。

过去一些年,天朝不断推动资产价格,这必定带来生产要素价格的上升,制造业、服务业受到持续的挤压。可制造业、服务业才是国际收支平衡的根本保证,你总不能将这块土地上的房屋出口吧。当制造业、服务业在国际上丧失竞争力的时候(今天的企业不断破产,就是这一结果),意味着汇率麻烦来了,如果汇率危机,意味着什么?这就不解释了。所以,这次会议上谈到了“降成本”,这个“降成本”毫无疑问指的是降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成本(而不是给房地产降成本),这三个字很重要。

降成本的措施是:

其一,增加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。到底什么是增强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呢?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目前我国劳动力市场不够灵活,呆板。那么劳动力市场不够灵活、呆板的具体体现是什么呢?就是楼部长一直在说的《劳动合同法》导致企业用工限制太多,对企业捆绑太多,制约了企业生产力。为什么说《劳动合同法》会对企业生产力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呢?比如:企业生产具有淡旺季——70%的工业企业都会有淡旺季,旺季对劳动力的需求可能是淡季的2-3倍,如果企业不受劳动合同法的强制性限制,企业可以采用淡季放假的办法来留人,旺季回来上班仍是熟手;现在各地都有最低工资的限制,企业需要遵守,生产成本就受到了限制;如果企业大量地辞退员工,也很可能受到地方政府的干涉(前段时间,辽宁刚刚制定了一个规定),等等。所有这些东东,都抬升了企业的成本和产品成本,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下降。未来,企业的权力将上升,员工的地位将下降,让企业拥有更大的自主权,提升企业产品的市场竞争力。

这就是所谓的灵活性。

其二,“抑制资产泡沫”“降低宏观税负”,这两段话实际是一个含义。

承认有资产价格泡沫确实不容易。其实,如果国际收支没有压力,泡沫继续沸腾下去,领导们也不会关心,终归房地产对财政还是有很大贡献的。之所以说有泡沫,根子还在于这个价格已经高到严重地威胁到了国际收支,同时对财政的贡献已经满足不了财政的要求。既然是一个正在失效的东西(相当于人老珠黄),同时又威胁到汇率,自然就可以抛弃了,也就可以说它有泡沫了(如果房地产还可以完全解决所有省市的财政问题,估计永远不会有泡沫)。

降低宏观税负,这句话有些含糊,贪污腐败、行政效率低下实际是宏观税负的主要部分,但这里更可能指的是超级地租。既然这个超级地租的主要受益者已经成为资产的持有者(土地财政满足不了财政的要求),同时又成为汇率的主要威胁,自然就需要进入到被打击的行列。降低宏观税负这个名词使用的是非常合适的。比如:如果你有一套房子,房租不断上涨,受益者是你。租房人的房租不断上升,企业支付的工资就会不断上升,企业就会破产,此时ZF开始对房子征税,很可能打压了价格,既有利于降低企业的负担,又可以让财政增收,这就是必然的选择。当然,高资产净值的人群就会比较痛苦,你需要将自己的利益分给企业和财政。

个人预计,今年购买房子的人,同时,因为收入受限又被迫使用很多房贷,也没有相应的对冲措施,未来将很艰难。

中产很可能大规模返贫。

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基于三点,土地财政对财政的贡献度下降,不足以满足很多地区的要求(比如东北、西北、西南的很多省份),成了昨日黄花,人老珠黄;同时,这个人老珠黄的家伙威胁到了汇率(这基本等于ZHENGQUAN);再次,继续推动房地产,主要的受益者已经不是ZF,而是中心城市的一些高资产净值的人群,相反因为汇率受到威胁,ZF倒逐渐成了受害者。在这样的局势之下,政策自然会转变。看看今年6月的财政赤字,就知道为何政策需要转变(而且会立即转变,所有的法律障碍等都不是障碍),虽然不断刺激房地产,但依旧出现了巨额的财政赤字,相对财政的要求来说,房地产“人老珠黄”了。

不要被那些地王蒙蔽了双眼。

现在将财政收入转向存量,也一样难以挽救汇率,因为这必定在银行系统形成巨额的坏账,未来,为了救助这些银行,财政已经无能为力,只能借助央行印钞,结局还是一样。但还是有一定的作用,那就是为经济和社会争取一点缓冲时间罢了,大天朝的习惯做法就是拖一天是一天。如果不进行比较彻底的体制改革(提高财政的效率、转换财政支出的方向),结局就难以改变。

改革吧,这是华山一条路,除了改革,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结局的办法。

现在正是大潮即将退去的时候,看谁被晒在沙滩上。

很多人会就此认为如松看多或看空房地产,其实如松无所谓看空还是看多,当脱离了居住功能之后,几十年产权的房屋在我看来没有丝毫的意义,不过是炒作的筹码而已,和股票的筹码没有丝毫的差别,所以,无论涨跌,对本人都没有意义。之所以在此提及,不过是趋势研判的需要,也提醒如松周边的朋友们注意趋势的转变,仅此而已。

如松也一贯不关心政策,因为有两样东西决定了政策:第一,社会的需要和ZHIZHENG的需要;第二,财政的需要。他们决定了政策的动向,研究内在的趋势和政策产生的动力源不是更好吗?

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loudradioo.com/rusong/3153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