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和老家的房子

今天是母亲节,许多好友发来短信,问候我的母亲。我因埋头写作,一条短信也没回。地产界尚未谋面的新朋友 水水一道先生,也在QQ上留言,祝福天下母亲节日快乐!我这才感觉有必要为母亲写点文字了。

昨夜和一个朋友在一起聊天,也谈到了母亲,他说,现在生活好了,生活上的东西母亲也不会缺什么,现在能让母亲高兴的,就是经常给老人家寄点钱,其实老人家也不需要这个钱,但是是儿子寄来的,她高兴啊!

当时,我的眼圈就发红了。幸好是晚上,朋友没看见我眼角涌出的泪。我在心里反复问自己:我做了什么让母亲高兴的事吗?

每个人一生中对他(她)影响最大的人是谁?我相信将有很多人回答:母亲。

对我来说,母亲不仅仅是母亲,还是我的小学老师,是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人。老师妈妈对我的要求比对其他同学要严格的多,回答问题我必须第一个,交作业必须第一个,考试交卷必须第一个,劳动值勤必须第一个,帮助同学必须第一个(当时我们全家下放在江西九江县的一个林场,很多同学家里生活困难)……这样我就养成了一个快的习惯,吃饭快,跑腿快,做事快。长大以后,我的第一次升迁也得益于快。当时,我从市里调到省里,机会更多了,视野更广阔了,原来我是行武(在市公安局当警察),在省里则从文(先是当记者),因为我的文章来得快,很多当天晚上要上的本报评论员或者社论,我都是坐在台灯下,点上一支烟用两三个小时完成的。再后来,跟上省委领导,很多调查报告和重要文章,我都能在一个通宵赶出来。

快,也让我适应了深圳这个城市,能在这儿立住脚。

前两年,我们兄弟合计着,把父母接到深圳居住。做了很长时间的轮番动员,父母亲总算来深圳了,并且一直住到父亲去世。可这次我们回老家做清明,再次动员母亲来深圳时,母亲却执意留在老家。我们兄弟都清楚:母亲是为老家那点房子闹的。

我们家那两栋房子在老家的市中心,是祖产。我参加工作后,进行了翻新。当时我还在市公安局工作,再加上那时还没什么城市规划,自己就那么拆了重建。后来,我们家隔壁的公屋也拆迁了,新建了一栋房子,是 一位市政协常委的住宅。这个常委的夫人精神有点不正常,也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,说我们家的房子没有经过规划办就往前面多建了一米六,对他们家有影响。大概从七、八年前开始,我每次回老家就是房子的事,又是补办手续,又是去法院打官司,又是去街道办调解……到现在都没个定论。当时,父亲还在世,我们极力主张拆了重建,可规划办不批,说这一带要整体拆迁,已经规划了10年,只是暂时拿不出拆迁的费用。10年来,都拿不出这点钱,也太说不过去了,我们也闹不清,只是拆了重建肯定行不通。这不,常委夫人又在四处告状,政府部门出面做工作都没有用。

所以,母亲不愿离开老家,一是怕打起官司来不知道消息,二是还要收收房租,三是只有母亲本人才能和常委夫人对话。

看见母亲快70高龄了,还在为这些一地鸡毛的事操心,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我该做点什么事,才能让母亲高兴呢?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loudradioo.com/xinqing/29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