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我故乡的端午节

弟弟突然提醒我:端午节了,要不要回老家看妈妈?

故乡。妈妈。童年。

快去,带上最好的荔枝,连夜开车回老家去。而我,实在因为太忙了,只好上龙岗,挑了满满一筐桂味,对弟弟说:开我的车,你连夜回去一趟,给妈妈带上这筐荔枝,也代表我陪妈妈过一个端午节。

是的,我喜爱端午。

童年的天空总是飘着五彩的云,空气中都好象渗进了自己喜欢的香甜味儿。爸爸早晨一起来,忙碌着包粽子,整个屋子顿时飘满那诱人的香味。那包粽子的叶子是从山上采下来的,用开水煮过。一般要用两片叶子包一个粽子,粽子里包的有糯米绿豆、糯米红枣、糯米瘦肉等等。我们几兄弟和姐姐一起,也参与包粽子。家的温馨和浪漫,在包粽子的喜气中弥漫开来。

最使我感兴趣的应该是红鸡蛋了。红鸡蛋,就是把鸡蛋煮熟后染红了。然后,我的兄弟一人拿着一个由姐姐编制好的网兜,每个网兜里放一只红鸡蛋挂在胸前,出门去玩。妈妈叮嘱我们说:只能挂在胸前,不能吃啊。

据我老家的风俗,端午节,小孩子挂着一只红鸡蛋象征着吉祥如意。既然成了一种象征,就赋予了宗教的意味,有着特定的意义。蹦蹦跳跳地挂着红鸡蛋出去玩,但回家后,红鸡蛋却被嘴馋的我们偷偷地吃了。

端午节最诱惑我们的当然是看龙舟赛。这个村,那个队的,各自展示着自己的雄奇和英武,在锣鼓声中,一比高低,有这个比赛,当然有很多人来看,有人来看,就有了许多许多的小吃,有的香喷喷,有的甜滋滋,有的辣辣的,有的酸酸的,总会让人回味无穷。

等我长大 了,我的故乡小城也开放了。这个时候的端午节就不一样了。

那时,我参加了故乡首届国际龙舟邀请赛的活动组织工作。这是我的故乡第一次受到广大市民欢迎的端午节。赛事消息一发布,整个城市就沸腾了。大家欢欣鼓舞,奔走相告。很快,活动转入第二阶段,在全市范围内选拔礼仪小姐。这在当时,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举措,选拔礼仪小姐等于就是选美呀,有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嫌疑。那还了得?但是,我老家的市民非常支持这个活动,大家心里都有一种荣耀:我们九江的女孩就是美。

可是等礼仪小姐全部选拔出来了,大家不高兴了:是不是组委会挑花了眼,我们九江的女孩比这漂亮的还多的是,怎么没选出来?

当时的选美可不象现在选超女这么专业,没有电视的配合,没有取舍标准,只是落眼一看,不错,能代表九江形象就OK了。

吵吵嚷嚷之中,终于迎来了端午节。那天,我拿了两张贵宾票回家,请爸爸妈妈一起去看比赛,可二老说啥也不去,那么多人,不就是龙舟赛嘛?你们自己看吧,看完了回家吃粽子。我这时才知道,在父母心中,儿女的端午节就是在家里,和和美美的吃粽子,至于“龙舟搭台,经贸唱戏”那是政府的事。

风俗才是最重要的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loudradioo.com/xinqing/2915.html